欢迎访问~可慧新材料批发供应商网站!

灌浆料凝结时间多久

灌浆料凝结时间多久

    发布时间:2022-06-30

    内容简介:
    蛮子正在和几个混凝土罐子车司机在办公室里斗地主。
    这两天来,商品砼公司都歇着。城市里在闹蛇灾,单位已经下命令停止了市区内的所有工地施工,搅拌站里罐子车都停着,...

 

蛮子正在和几个混凝土罐子车司机在办公室里斗地主。

这两天来,商品砼公司都歇着。城市里在闹蛇灾,单位已经下命令停止了市区内的所有工地施工,搅拌站里罐子车都停着,工作人员大部分都回家休息。

蛮子是技术负责人,被领导强制性留在公司值班。公司领导还给蛮子派发了一些捕蛇的工具,和蛇药。

听说蛇灾在市中心那边最厉害。一个司机说道,我们这里隔得远着呢。

蛮子说道:昨天不是还打了两条蛇吗,还是注意点好。

不知道这次蛇灾什么时候能过去。另一个司机说道。

平时抱怨你们累的要死要活,现在休息几天,身上就痒了吧。蛮子说道,我三个好朋友都被领导弄去解决蛇灾去了,其中一个被蛇咬了,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。我运气好,在这里和你们斗地主。

蛮子正说着,搅拌站的站长突然冲进办公室,都什么时候,还有闲心斗地主啊!

不打牌干什么?蛮子说道,是不是蛇来了,要我们大蛇?

赶紧把机器给开起来。站长指挥蛮子,配料,马上配料,还有你们,把车都给我开到斗下面!

什么事情?

马上配速凝的灌浆料。站长说道,刚接到命令,你计算好从搅拌站到西陵一路的距离,我们要在那里倒混凝土。把时间卡准了,一倒下去,马上就就要凝结。你要跟着罐子车过去,那里有泵送车等着你。

这么巧,刚说我这次蛇灾跟我无关,事就来了。蛮子到这时候还很轻松。

你要指挥泵送车往地下灌料,站长说道,那里的环境很复杂,只有你有这个技术。

蛮子和司机们把手上的牌扔掉,马上开始干活。

仍旧是2002年四月二十四日,距离韩日世界杯开幕三十六天。

我还是照着对讲机里的那个所谓的专家说了,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,然后在缝隙边缘寻找水源。地下溶洞里非常潮湿,我很快就在平台不远处的石头间隙里,找到一个正在流淌水流的小槽,我把衣服都用水给浸湿,然后把贴身的衬衣穿上,再把工作服撕开,小心翼翼的包裹身体的每个部位,把头不也给包裹起来。

溶洞里爬出来的蛇越来越多。我把身体移动到平台的边缘,我在找水的时候,发现流淌涓流的水槽上方越来越宽阔,我想了想,把身边的物事都收拾好,然后努力把身体向水槽上攀爬,岩石滑腻腻的,我摔下来两次,第二次差点摔倒无底的缝隙里。

第三次,我终于用手肘支撑到了水槽之上,上方果然能容下一个人,我爬了上去,斜斜站在水槽上部的夹缝里,身体靠着石壁,这个姿势很难受,但是相比站在下面被蛇咬,我当然没有更好的选择。

溶洞口的蛇越来越多了。

有一条大蛇已经爬了出来,看来里面的蛇群已经开始苏醒。

我打开对讲机,有人么?

你总算是开机了。对讲机里说道,还以为你出事了。

反正你们没把我的命放在心上。我说道,别这么假惺惺的。

对讲机噪杂了一会。

你们到底救不救我出去的啊,我沉不住气了,对着对讲机喊道,蛇已经都醒了,现在正在往上爬!

你现在安全吗?

暂时安全。我沮丧的说道,但是再过一会,就说不清楚了。

赵队。。。。。。对讲机里又沉默一会,对方好像在商量什么,然后我又听到了那个女人声音,赵队,还是我来跟你说吧。

是不是现在没法救我出去?

是的。对讲机里的女人继续说道,还有个更糟糕的情况。。。。。。

还能糟到那里去?我苦笑着说道。

我们打算把上方的通道全部封闭。对讲机里的声音让我听起来冰冷彻骨。无法描述我的感觉,这一刻,我好像就是什么感觉都没有。

赵队、赵队。。。。。。对讲机里的声音喊了我半天,我都没反应过来是有人在跟我说话。

也许这一刻很长,其实很短。我心里已经没有时间感了,我现在明白那些癌症病人的感受了。对,还有李波的感受。绝望,绝不是字面上的两个汉字这么简单,要蕴含多少情绪在内啊。

在这一瞬,我真希望有人能安慰我,能告诉我,我还有希望。我没有被他们放弃。就算是骗我,敷衍我,我会感激不尽。

我真的要死了吗,而且是我最不愿意的死法——被蛇咬死。

你们怎么能这么做。我虚弱的对这对讲机说道。

赵队,赵队,你听我说。。。。。。

你们是不是在开始了?我大声喊道,就不能更刚才一样,骗我不行吗,就说还在努力骗我不行吗?

我不知道自己哭了没有,但是事后我极力否认的时候,蛮子非常肯定的说我在哭。

仍旧是2002年四月二十四日,距离韩日世界杯开幕三十六天。

蛮子正站在对讲机旁边,他已经听到了对讲机里疯子的声音。

灌浆料在车里还有多久才会凝固?单位一把手焦急地问道。

加热水进去,暂时不会凝固。蛮子心不在焉的说道,那边已经有人在用油桶烧水了。

你指挥泵车把灌浆料倒入通道里。领导问道,这几车够吗?

搅拌站还在工作,后面会有车来。。。。。。蛮子条件反射地回答。

等会一旦方位确定,单位一把手说道,你就指挥,把灌浆料泵送下去。

我做不了。蛮子终于缓过劲来了。

你在说什么?单位一把手说道,你不知道现在蛇灾的情况吗?

知道。蛮子摇着头说道,可是疯子在下面。。。。。。

单位一把手马上对着搅拌站站长说道:马上换一个技术员,没有人,你就亲自指挥!

蛮子冲到罐子车的旁边,想把搅拌罐里的灌浆料马上倾泻掉。但是这个举动马上被旁人制止。

蛮子和旁人扭打起来,但是这是徒劳的,他很快就被制服。

蛮子只能看着站长调度这几辆罐子车。

但是蛮子发现,停放在一旁的桩机,并没有在地面上工作,虽然机器马达轰鸣,却没有砸向地面,把通道上方的地面砸出口子来。

蛮子突然想到一点,心里一阵欣喜。他们不知道该往哪里泵灌浆料。

蛮子看见那个跟疯子对话的女人,正在不停的对着对讲机喊着:赵队、赵队。。。。。。

新闻资讯

联系我们

电话:18839788192

地址:全国多家销售网点